<sup id="ykmqi"><sup id="ykmqi"></sup></sup>
<sup id="ykmqi"><center id="ykmqi"></center></sup>
<rt id="ykmqi"></rt>
<rt id="ykmqi"></rt><acronym id="ykmqi"></acronym>
<acronym id="ykmqi"><center id="ykmqi"></center></acronym>
 
股票代碼:300321
您的位置:
孫立堅:持續加強宏觀審慎管理 暢通國內大循環
來源:網絡 | 作者:網絡 | 發布時間: 2021-08-04 | 52 次瀏覽 | 分享到:
日前,人民銀行召開2021年下半年工作會議,提出持續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健全宏觀審慎政策框架,適時發布宏觀審慎政策指引,以及分步開展宏觀審慎壓力測試、建立逆周期資本緩沖評估機制并開展年度評估等。
首先,我們理解央行今年提出持續加強宏觀審慎管理之重要性,需先厘清宏觀審慎管理的緣由及其基本邏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各國央行吸取教訓發現過去微觀審慎監管中存在著不足,即巴塞爾協議對金融機構(如銀行)提出的資本充足率、撥備等指標并未能很好地預警危機。金融危機之前,一系列金融創新如資產證券化等,往往是在監管聚光燈外,銀行將資金交給券商、信托等,再將風險轉嫁給普通的個人投資者。這其實就是跨行業進行監管套利的行為,而過去的微觀審慎監管原則不足以應對這些新問題。因此,賦予央行宏觀審慎管理的職能,正是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要手段之一。
央行強調加強宏觀審慎管理,特別是建立逆周期資本緩沖評估機制,在我看來,主要有外部和內部兩方面因素。
從外部因素來看,要點有三。一是美國通脹帶來的預期加息信號。美國通脹水平屢創新高,貨幣政策收緊或將提上日程,由此帶來的美元升值和美元利率上升趨勢,很可能使得全球資金出于對經濟下行的避險情緒涌入美國市場,造成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外逃、流動性缺失、資金鏈斷裂等問題。而這或將對我國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功能帶來風險。因此,央行有必要未雨綢繆,為美聯儲可能的緊縮政策做好資金緩沖。
二是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流動性挑戰。以往無論是出口還是境外投資者的投資,都會為國內市場帶來流動性增加的渠道,但在中美經貿關系會走向復雜化的背景下,投資與出口提供的“雙順差”流動性可能受到挑戰。為此,央行近年來增設了包括LPR形成機制、利率走廊機制等在內的新流動性渠道,確保有充足的資金用于支持實體經濟。
三是疫情對全球經濟帶來的沖擊仍將持續。在此形勢之下,各國的經濟活動都有所減少,企業投資意愿有所降低,銀行、上市企業的資金鏈將受到影響,這都可能使得用于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流動性被削弱,這就需要通過有效的資本緩沖機制來應對。
以上世界范圍內的流動性問題,其實可以通過“中國制造”輸送回來。但與此同時,我們面臨的挑戰還在于暢通國內大循環。目前,國內的經濟活力還在培育當中,一系列支持就業、支持實體經濟的舉措出臺后,確實為消費者提升了收入。理想情況下,消費和企業生產增加帶來的稅收,可供政府用于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從而打造智慧城市、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真正形成“國內大循環”。
但在實際經濟運行中,收入的增加,并沒有全部被用于消費、支持企業訂單的增加,以及創造稅收。由于養老、住房等社會保障還待進一步完善,一部分居民往往偏好將資金投入學區房或是養老等領域,用過度儲蓄來解決后顧之憂。如果消費者的資金都流入房地產,那么許多實體經濟的企業發現賺不到錢,也會將錢投入銀行或是房地產,將利潤所得用于追求資本利得,而不是用于改進技術、提高生產效率。如果企業經營活動減少,那么稅收也會相應減少,一些地方政府就會更傾向于通過土地獲取財政收入。
因此,為應對前述問題,需要持續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其中的一個重要工具,就是建立資本緩沖機制。一方面,它可以在市場資金短缺、資金鏈斷裂的時候發揮資金補償的功能;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對于立足于為實體經濟服務的金融機構而言,資本緩沖機制能確保這些機構用充足的資本金來應對金融危機時資產價格破壞帶來的資不抵債問題,增加金融機構資產端的風險對沖能力,避免它們通過拋售資產來獲取流動性——尤其是銀行等金融機構通過拋售優質資產來求生存,從而可能導致資不抵債并發生債務違約的情況。
目前,央行提出建立逆周期資本緩沖評估機制,實際上也是釋放信號進行預期管理,這能夠有效調動市場活力、增強市場信心。


国产精品网自拍,国产精品污视频,国产精品无打码播放